不知何时开始,突然对历史感兴趣了,好像是因为实习时的一位上级,他在精通各种技术的同时,又能出口成章,引经据典,当时就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但又好像是因为上半年看的《人类简史》中的一段话:

究竟为什么要学历史?历史不像是物理学或经济学,目的不在于做出准确预测。我们之所以研究历史,不是为了要知道未来,而是要拓展视野,要了解现在的种种绝非“自然”,也并非无可避免。

喜欢历史的原因暂时无法考究,但历史本身却一直有料。

黄大师以明朝的几个人的生平来描述了万历皇帝时期社会的现状,把两千年来社会最大的症结归根于用道德代替法制。在这样的背景下,装腔作势的文官们统治着社会,压制着军事力量,不管是张居正、海瑞的极端进步,还是申时行、戚继光、万历的相对妥协,都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这本书中不像历史电视剧那样的极端,其中没有绝对的善恶忠奸,也没有绝对的好坏,张居正、申时行、海瑞、戚继光、万历皇帝…他们也有自己的苦恼、野心、妥协和无可奈何。

用道德代替法制,对当时的朝廷来讲,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些文官们不是真正的为民为社会,他们不去研究制度的改革,管理方法的演进,却整天忙于利用现存体制上的罅隙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和制衡皇帝和文官,文官和文官这些关系。在这过程中却又以仁义道德相标榜。这也就让文官们的双重性格发展的越来越明显。面对这样的现状,张居正,海瑞的态度很激进,他们想要改变,但却无法撼动那些为了维护稳定关系的文官们,最后都没怎么好过。申时行,戚继光他们则看清了现实,在不影响各种关系平衡和利益的基础上小心谨慎的为这个朝代打着补丁,却依然徒劳无功。

以作者的收官一章来总结吧

1587年,是为万历十五年,丁亥次岁,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眈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有的身败,有的名裂,还有的人则身败而兼名裂。

个人能力有限,少于写作,希望以后写起东西来能够越来越顺畅吧。